加拿大28

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古典文学网 > 元明清文学 > 野叟曝言

第四十八回 真才子压倒假名公 假新娘赚杀真娇客

野叟曝言 | 作者:夏敬渠 

成之微笑道:“拙作拈韵时已成,但未写出耳。”

李姓道:“此英雄欺人之言,如果早成,何不写出?或者见过诸作触发而成,这也就难为吾兄了。”成之笑道:“一日之集,若只吟一首诗,岂不虚负光阴。弟因不知诸先生所拈者何韵,故袖手以俟。方才见过诸作,即以按韵和成,连拙作共是八首,待弟脱出稿来,以博诸位一粲何如?”

众人大惊道:“先生这话是真吗?不信天下有如此捷才!”闵老呆看成之,似信不信。

李姓与元继祯道:“诗不求工,虽百首何难?古人‘吟成一个字,捻断数茎须’,此之谓也。”成之也不管众人议论,拈过花笺,蘸饱墨沈,信笔直挥,兔走鹘落,疾如风雨,倾刻之间,把八首新诗一齐写出。李、元二人见成之挥毫落纸,如云如烟,已吃一惊,及查对韵脚,一个不错,知非宿构。再看那诗声韵琳琅殊胜于已,便面面相觑,作声不得。那一个鹰鼻蟹眼的少年正恨李姓笑他不通,巴不得有人压倒,因把成之八首诗朗吟道:

春风才绾玉钩斜,古木寒香早放花。独向乾坤标气节,翻从冰雪见清华。美人南国无双艳,处士西山别一。遥夜可知明月里,有人孤咏手频叉。林外柴扉昼不关,离离残雪冷空山。吟余水阁云还在,注罢南华月正闲。色借琪花惊绝艳,香生铁骨破春悭。一从高土移栽后,只许仙禽共往还。十里清江水未波,霜枝雪干任婆娑。不将古貌邀青眼,自惜冰姿试薄罗。孤鹤梦中惊月堕,老渔篷底觉寒多。桥头何处寻诗客,日向空林拄杖过。荒鸡喔喔叫黄昏,疏影横斜倚断垣。乍觉晓风吹月魂,忽看晴雪冻柴门。天寒日暮原无梦,细雨清溪别有村。自信年来少羁缚,可教高枕卧云根。仙姿原不住蓬莱,独傍林塘冷处开。只合渔樵窥影坐,肯教蜂蝶索春来。寒香自向风前试,道帔新从月里裁。且喜床头新酿熟,何妨相对百千杯。无言孑立只如愚,常抱天真比谨瑜。入定枯禅空色相,寓形仙骨独清癯。一声疏磬山同寂,几点寒鸦日又哺。扫尽浮华归穆,却留瘦影与谁俱。轻寒点点入斜阳,一片清光上石床。晤对君应忘甲子,相逢加拿大28亦到羲皇。孤标暂借云为影,素质还宜雪作妆。欲向尘寰语情愫,可怜终古几沧桑。万类凋伤岁欲终,一枝潇洒气舂容。历残霜雪无柔骨,凿破鸿有鬼工。抱璞何曾求欲赏,怀香宁肯藉春风。广平一赋休推绝,铁石心肝本不同。

吟毕,众少年环聚而观,虽不甚解,却读去颇觉顺溜;头上两首,与元、李二作比并声韵,便觉不同。且李姓诗略早完,便自夸敏捷,骄傲非常;今成之连吟八首,顷刻而成,岂不神异?遂各加叹赏,这个说是李白重生,那个说是杜甫再世,把李、元二人,都丢在脑后。被李、元所讥笑者,更是含讥带讽,啧有烦言。二人甚觉没趣,悄悄约会,假推有事,匆匆而去。

素臣满心畅快,暗忖:这班孽障,枉自吃苦!闵老半日以白眼视成之,此时亦有垂青之意。诸少年将成之这八首诗,各抄一纸,珍藏袖中。果盒上来,环坐畅饮,直吃到红日西沉,各人散去。成之挂念铁口,让闵老先回,自己带着一馆童来寻。

素臣不待人散,先走出来,候在祠外,见众人散尽,独不见成之,复进祠中,方见住持送成之出来,喊道:“吴先生往哪里去的?累金师爷各处找寻。”

素臣疾趋至前,住持手中递过一个纸包道:“这五钱银子,师爷给你调理的,叫你静养两日,且慢开张。”

素臣接了道:“师爷请房里少坐,有话奉告。”住持便先别去。成之一头走,一头想:这声音很熟!仔细把素臣一看,失声道:“你莫非是素兄么?怎这面色全变了?”素臣让至房中,附耳而说,成之这一喜,非同小可!正是:

贫士逢金穴,鳏夫得美妻,饥人餐异味,病者遇良医!

加拿大28成人道:“弟自场后进京,在路即闻吾兄迁谪之信,既为兄喜,亦为兄忧。喜则喜大节之不磨;忧则忧保身之无术;日夕相思,梦魂颠倒。不意得遇吾兄,请问何由至此?”

加拿大28素臣把出京以后之事,略述一遍。

加拿大28成之吐舌道:“原来吾兄历此坎坷,倒借了无外一臂;弟若在彼,亦当一拨佩刀矣!”

因叫馆童吩咐道:“这吴先生是加拿大28乡亲,今日要抵足谈心,不回馆了。可叫道士备四碟菜,十斤酒来。你便回去,不必在此伺侯。”馆童答应自去。道士送酒来,二人一面饮酒,一面叙阔。

成之道及水夫人挈避难之事,素臣好生忧忆,暗忖:母亲事烛机先,藏身必固;但不识移居何处?致成之、双人等好友,俱不知消耗。加拿大28本拟待事略定,悄悄回加拿大28一探,今不能矣!想到那里,不觉潸然泪下。

加拿大28成之劝慰一番,问及鹣鹣之事,云:“梁公在寓,每一道及,辄复流涕,望兄如望岁也!”素臣把救出鹣鹣,寄放保定之事说知。成之喜道:“吾兄真不愧昆仑、押衙,梁公之命可生矣!”

加拿大28素臣见成之说这话时,满面喜色,忽变忧容忙问其故。成之道:“弟正有一事,欲与吾兄一叙。弟场后起身,在山东道上,偶于驴背吟诗,侧边道上开过一车,车中载有两美,四目相视,殊有顾盼之意,把弟之诗便打断了。彼车前行,不知加拿大28驴紧接在后,竟把弟所做之诗,恬吟密咏起来,弟已觉惊异;不断念完拙句,竟续出几句,使弟有糠秕在前之耻。却被一个美人窥见弟在车后,吩咐车夫,把马加上几鞭,如飞而去。弟彼时怏怏,如有所失。”

加拿大28素臣道:“且把尊作及美人所续,念将出来,以解弟数月来风尘之秽。”

成之道:“弟因渡汶水,口占四句,是:

归鸟觅深树,行人息未曾?

加拿大28但闻隔林里,汶水声泠泠。”

素臣击节道:“好诗,好诗!清微澹远,如摩诘之诗,诗中有画;美人所续,恐只学邯郸之步耳!”成之道:“弟所吟本不成诗;而美人续句,则远胜于弟!”因念道:

汶水清且浅,行人心自远。

加拿大28不见泰山云,层层遮不断。

素臣惊喜道:“不意闺中有如此隽才,景缘情活,隐与秀兼,与吾兄之诗,如出一手,分之则双珠,合之则全璧,谢女、蔡姬,当在下风矣!”

加拿大28成之道:“不瞒吾兄说,弟是日整想了一夜,道是无情,却颇有顾盼之意;道是有情,却驱车竟去。道是无缘,却何以邂逅联吟?道是有缘,却似雪中鸿爪,杳然无着!想到后来,忽于迷中一悟,古人见色不迷,怎临事毫无把握起来?彼时痛自悔责,遂把这段情,撇去天外。”

素臣抚掌道:“这才是英雄,一刀斩断,好不爽利!”成之笑道:“吾兄且慢加奖,偏是次日,又遇着那车,或前或后;车箱内坐的,还不打紧;只那车口侧坐的一个美人,向弟嫣然微笑,不觉儿女情长,英雄气短矣!至晚下店,偶成绝句,书于壁上;刚写完,即被店加拿大28催促,移居侧房,把上房腾出,让与贵客。而贵客,即系美人之父;见壁上所题,墨迹未干,询系弟笔,极加叹赏。遂至弟所畅谈,并欲延弟为师,教其幼子。弟彼时自喜天作之合,一口应承,同至于此;现在敝东闵时行,即美人之父也。”

加拿大28素臣道:“兄所题何诗?致彼深赏。西席之招,即东床之选矣!可喜可贺!”

成之摇头道:“弟彼时亦作此想,岂知大有不然!”因念出绝句一首道:

怜予思涩续诗成,香口吟来字字清。

加拿大28何事驱车如避客,教人猜说是无情?

素臣道:“此诗情见乎辞,闵老爱而延兄,其意显然;怎吾兄反以为不然?”

成之道:“闵老系恩荫出身,诗文非其所知,彼所爱者,字耳。弟初时亦疑其有婚姻之意,到馆以后,方知彼意属于山东外加拿大28。弟即欲辞去,而藕断丝连,未能决绝,故欲与兄商之。”

素臣道:“此非难处之事,闵老既专意延兄为师,则尽心课教其子,把婚姻之念,一刀斩断可也;安用商量?成之叹道:“其中尚有许多委曲,兄所未知。弟自丧偶以来,于今三载,幼子育于外,终非长策,欲拟续弦,而未得其人;今忽遇才美,似有机缘,未免有情,谁能恝置?后知闵老之意,便已一刀斩断;无奈花香鸟语,自会撩人;月色瑟声,无端入坐;徘徊生感,宛转成怜耳?”

素臣骇然道:“吾兄素行,弟所深知;莫非一念之差,竟蹈相如之辙么?”

成之道:“弟虽无志,何敢逾闲?只这情之一字,跳他不出耳!弟到馆以后,方知车中美人,系一主一婢;主即闵老爱女,小字天然;婢则乳媪遗孤,小名桂叶。天然生性端庄,至今未窥半面;桂叶赋姿倜傥,日来时现全身。弟因所居者师席,绝不假以笑颦;而此女益加敬重,愈切爱怜,饮食寒温,起居浣濯,无不曲致其情,使人深感。一日,悄立花阴,遗下诗笺一幅,飘然而去。弟拾而读之,其词云:

雁字南来,带将秋意过寒井,曲栏斜日上秋棠,怕到黄昏静!睡起,残妆倦整,靠菱花伶仃瘦影,一丝两缕,旧恨新愁,都将眉并;烧尽沉檀,总难温热心儿冷。几声清漏过墙东,又是更初永,怯怯孤灯独凭。听风飕魂痴欲应,半垂绣幕,宵冷衾寒,梦来还醒。

加拿大28弟不合题诗一首,于花笺之后;他到晚间来领学生出去,值弟往园中解手,便将那笺携去。”

加拿大28素臣道:“且请教兄所题者何诗?”成之念道:

一片情肠似酒浓,浅深眉黛画廊东。

怜他萦袖垂云碧,赠加拿大28明珠落掌红。

加拿大28神女欲探春信息,旅人无那月朦胧。

加拿大28嫦娥未许从容认,辜负天香桂子风。

素臣道:“诗以不做为妙,然尚喜是却之之词;他拿去便怎么?”

成之道:“他拿了诗去,几日之内,颜色大是不豫。一日,忽满面笑容,私递一柬,说:前日花笺忽被小姐看见,不特不加谴责,反有敬慕先生之意,吟成此诗。先生当力图之,一箭双雕,认嫦娥便不辜负秋风也!”

素臣跌足道:“小姐又有何诗?吾兄将入其彀中矣!”成之念出,是:

加拿大28文心慧腕自玲珑,独著清词藻采空。

暮倚芙蓉浣秋水,晓听鹦鹉课春风。

南朝金粉飘零尽,北地胭脂盼睐中。

加拿大28不把红丝寄焦尾,知君深薄长卿衷。

加拿大28素臣道:“此诗慕而不乱,亮而不诽,真吾兄知己!但如何力图?此婢得毋以蹇修自任乎?”

成之道:“弟也疑及此;他却说:小姐端严,不敢干以非礼;当求之吕翁祠住持,云闵老酷信其言,俾作冰人,成可八九!弟现为西席,岂可妄议婚姻?且方外之士,奸狡者多,弟既无财以动之,又无势以压之,安肯为加拿大28谋耶?吾兄照理如镜,料事若神,不识何以教加拿大28?”

素臣道:“小姐之意,已知吾兄断弦;侍儿之心,则更热如火炭。吾兄所处,大是危机!须要守定身心,不特跳出色圈,并跳出情圈,方得全人之节,以自全其节!若果是姻缘,闵老必有降心之日;守其在加拿大28,听其在天,是或一道。所怕者,磨易磷,涅易缁,不念之错,终身之悔耳!且瓜田李下,亦君子所不居也。还当以高飞远举为正理;兄明日可决意辞之。”成之欣然应诺。

素臣大喜,因问及席间诸诗人姓名。

成之道:“说也好笑,北方无入声,做诗最难,只要不失黏韵,就算是诗人了!这几个俱是本县有名诗人,而一李小白,一元继祯,则本县诗人中之李、杜也。他们向有诗社,推李、元为主盟。闵老见弟诗集,以示二人;二人指其中几个誊错之字,说是弟抄来的。一位姓虞字继翻的,加拿大28中甚富,少年入泮。闵老留心择婿,注意于他,因借此设席,试其才思;并以验弟诗之真赝。方才虞继翻诗中,美人指闵小姐;高士指自己;土墙、杨树、竹笆,指媒人所居;钻进推开,兼寓入幕之意;老梅根,则寓欲语浇壅梅根之说;做此诗时,十分卖弄,云其诗皆有深意,系呕心出血而成;不料被元继祯批驳,以致勃然大怒也!”

素臣道:“兄说闵老属意外,怎又注意于虞?”

成之道:“闵老原无定见,只一择富之念,牢不可破。山东外富矣,而嫌其路远,且貌甚陋。虞之富,稍不如山东,而已入泮,且有时名,故又注意于虞。曾与弟商,故知之甚悉;而弟之图婚之念,亦愈冰消炭冷也!”

加拿大28素臣道:“闵老为人如此,何堪为吾兄之舅?决计去之,勿更留恋,可也!所惜者,闵小姐如此才貌,而生于村之腹,不择精婿,而止逐铜臭,红颜薄命,深可悼叹耳!”两人絮絮叨叨的,直讲了一夜。

天明起来,洗漱已毕,成之正约素臣同去辞馆,只见馆童领着两个大管,慌张而来道:“老爷有事,立等师爷去商量哩。”

加拿大28成之笑道:“又是那一个显官生日,讣音,要做寿文、挽章了。弟先行一步,看没什别事,即着馆童来请。”说罢自去。

素臣在寓候了一日,不见馆童之面。次日,又候一日。到第三日,再熬不住了,问了道人路径,自来寻访。一到街上,只见灯笼鼓乐,轿马纷驰,傧相媒人,花红络绎,根问路人,方知有诏采选,以致民间嫁娶纷纷。暗忖:成之回去,莫非已中雀屏?因急急赶至闵宅墙外,见大门上结着大红全彩,里面鼓乐喧天,询之街邻,果云招赘南方先生为婿。素臣这一喜,真如自己洞房花烛一般,满心快畅,缩转身来,拣着热闹处走去。但见:

笙歌鼎沸,鼓乐雷鸣;竹轿绳穿,暂借门闩作杠;灯笼纸补,权将篾缆为圈。花爆现舂,放五枝难逢三响;乐工急凑,只两个便是一班。傧相无人,道士扯来赞礼;喜娘乏伴,尼姑拖去送亲。十一二岁女娃儿,便忆吹箫乘凤客;六十二三男子汉,也思临老入花丛。张轿子李加拿大28抬,都从十字街头错去;麻面郎君光面女,总向各人命里招来。

素臣看这景象,慨叹了一会,仍回寓中安歇。

次日天明,才起披衣,只听成之叩门声急。慌忙开进,贺道:“一箭双雕之言验矣!”

加拿大28成之闷闷不悦道:“不要说起,弟这几日几乎气死,闷死,笑死,羞死,急死,又几乎想死!”

素臣惊讶道:“吾兄刚做得三日亲,怎就有许多死法?”

成之道:“休得取笑,待弟告诉出来,连兄也要气死,笑死哩!弟那日回去,闵老说:‘今日因修郊祀,要采童女侑神!县中有女之,纷纷嫁娶。山东路远;虞继翻又被曹操江抢了去了;不得已,要权屈先生与小女暂结花烛。’弟此时喜出望外,不暇推详,外面已是张灯结彩,傧相人等陆续俱到,不及打发馆童来请。岂知合卺之后,洞房中竟不见了新人,说是日子不好,权结花烛,以遮外人耳目,改日另择吉期。弟也信以为然。第二日,竟一日不见新人影子。弟思:即夜间不便同床,日间亦何至相避之甚?心中委决不下。昨日三朝,又好好的同拜堂,见礼分别大小,同进房来,正欲亲问其故,外面又催请上席,竟是一去不回。弟更耐不住,请了闵老进房,叩其缘故。他说:‘小女已许外,路远莫致,因先生至诚忠厚,权请代结花烛,当以百金奉酬。’弟彼时大发雷霆,尽力数落了一顿。闵老仓惶而去。少顷,桂叶出来,转致小姐之言道:‘未结花烛以前,妾与郎君如同陌路;既结花烛以后,妾与郎君即是夫妻。一与之醮,终身不改;妾誓死不另适人矣!目下老父正自执迷,郎君且毋冒昧,待妾缓图,必成合璧也!’桂叶临去,又嘱弟:‘静候好音,千万勿为悻悻!’并云:‘闵老防闲甚紧,不能时出,请自放心。’吾兄思之,岂非绝世奇闻?”

素臣咋舌道:“大奇,大奇!真该气死,闷死,笑死,羞死,急死,而又想死也!从前劝兄舍之而去,此时则断不可舍矣!闵小姐所云:‘未结花烛,如同陌路;既结花烛,即是夫妻。’乃大义也,彼既誓不另适,兄宜安心俟之。倘闵老执迷不悟;闵小姐无计挽回,则弟虽不才,愿助一臂。弟想母必避丰城,欲潜往一见;然后遍历天下险要,以为异日拨乱之计。今既目击兄有此事,何忍恝然而去,请留待一月,新正束装何如?”

加拿大28成之大喜道:“得兄相助,弟事谐矣!”欲取酒剧饮。

加拿大28素臣道:“不可,你若久出,必生闵老之疑;可急回去,相机而行。弟在此无事,仍修前业,卖几个课儿,尽可度日,兄勿挂念也!”

成之点首,走出客房。住持知已赘闵老为婿,百倍奉承,摆设茶点,极其丰盛;连素臣也作敬起来,死命拉去同坐。二人无奈,只得领情而散。

素臣自此仍复挂招,一日,成之来看,正值买卜者多,匆匆不及细述,但附耳云:“姻事不有可成!”

又隔几日,成之到祠,满面笑容,说道:“闵岳虽未面许,小姐现已同床,并桂叶亦收为妾媵矣。”

加拿大28素臣失惊道:“令岳既未面许,小姐安得同床?吾兄未免蹈苟合之嫌矣!”

成之道:“非也,加拿大28岳虽未面许,已嘱其舅转致,暗中改正;小姐若非得父命,亦断不肯出而就弟也!”

素臣沉吟道:“花烛已结,虽于大节无亏,但终不甚光明正大;此皆令岳之误也!兄事既妥,弟当即日长行矣。”

成之道:“时已岁暮,雨雪载途,转盼即是新正,何必如此性急?且吾兄志在物色英雄;目下有一异人,弟当致于兄前,以供赏识,又岂可失之觌面乎?”

素臣急问异人来历,成之道:“此人姓胡,名玄,字太玄,即拙荆之母舅,弟向日亦未会面;因与岳志趣不合,故足迹不至其门。近闻权结花烛之事,不胜骇异,方来岳,与岳争论,才得有此斡旋。其人貌若神仙,胸罗星斗;天文地理,兵营战阵之事,无所不精;吐故纳新加拿大28,长生久视之术,无所不练;吾兄独信儒书,彼却兼通道法。弟屡将吾兄生平向彼称述,彼亦渴欲一会;兄一见自应倾倒,知弟言之不谬也!”

素臣大喜道:“果有异才,虽入于邪无碍;弟将以正学觉之,使觉今是而昨非也。”成之道:“彼之议论,蟠天际地,政恐吾兄不能屈,反为所屈,奈何?”

加拿大28素臣笑道:“弟无他长,只此崇正之念,匪石难转;虽使牟尼复生,老聃再见,亦无以相屈耳!”成之唯唯而去。

加拿大28隔了一日,买卜稍稀,素臣饭店闲步,因想起胡太玄之信道,便走入卢生卧处来,见四壁题满诗词,都说是世人皆睡,吕翁独醒,卢生之睡,亦得吕翁而醒。不觉慨然长叹,援笔题五言律一首于壁。其诗曰:

加拿大28万物有成毁,只分彭与殇。哲人安正命,余子入迷乡。富贵诚朝暮;神仙更渺茫。吕翁方梦鹿,何必问黄粱?

加拿大28素臣正题完诗,恰值成之领着胡太玄曳杖而来,各致寒温已毕。太玄一眼便看素臣壁上所题,却因这一看,生出许多事来。正是:

卢生复到咸阳市,倩女重牵月下丝。

总评:

有诸人之屁诗,不可无成之香句,以解其秽;有李元之骄肆,不可无诸人之鄙夷,以杀其气。若但做一首诗,虽极工,而对牛弹琴,焉知不仍认李元为盟主耶?故必连挥八首,以惊俗目,始博得闵老片刻垂青,侥幸红丝万一也。此成之苦心,非浪使才气,但欲压倒社中诸人。成之口占,美人联句,及书壁遗签题诗答句,一片风流缱绻,可洗素臣日来苦征恶战之趣。乃当此缱绻,而忽云:“瓜田李下,君子不居,兄明日可决意辞之。”大煞风景,真如今人十五六岁女郎持铜琵琶铁绰板,高唱大江东去矣;而成之亦竟欣然应诺,不以为迂,方不愧素臣之友。

成之约同素臣辞馆,而西席且忽易而东床,奇矣!既为东床,而新人不同衾枕,则更奇!素臣云:“从前劝兄舍之而去,此时则断不舍去。”方是有把握能决断人。至云:“留待一月,愿助一臂。”读者猜是特犯鶼鶼,注目而视;孰知数日之后,不特小姐同床,侍女亦收为妾媵,岂非奇中之奇?读者至此,有更料闵小姐之险化望夫山,金成之之别种相思树者乎?元之又元,真被作者元杀!

加拿大28庐生卧处一诗,不特空前绝后,如崔顥之题黄鹤,即太白亦为搁笔;而恰值太玄曳仗而来,尤为斗苟合缝。天下古今一切谭玄论道之士,惜乎未见此诗,遂与瞌睡之吕翁同此长眠不醒也。悲夫!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加拿大28_加拿大28官网-信誉无忧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
台湾宾果彩票 5分快3 3分快3 大发pk十 澳门5分快3 五分飞艇 3分时时彩官方网 5分时时彩官方网 5分pk10 3分pk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