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拿大28_加拿大28官网-信誉无忧:2020-04-10_南柯记_第一出~第十出_古典文学网_鲍毓明辞职

加拿大28

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古典文学网 > 元明清文学 > 南柯记

第一出~第十出

南柯记 | 作者:汤显祖 

第一出提世

加拿大28【南柯子】〔末上〕玉茗新池雨。金柅小阁晴。有情歌酒莫敎停。看取无情虫蚁也关情。国土阴中起。风花眼角成。契玄还有讲残经。爲问东风吹梦几时醒。〔问答照常〕

加拿大28登宝位槐安国土。随夫贵公主金枝。

有碑记南柯太守。无虚诳甘露禅师。

第二出侠槪

【破齐阵】〔生背剑上〕壮气直冲牛斗。鄕心倒挂扬州。四海无。苍生没眼。拄破了英雄笑口。自小儿豪门惯使酒。偌大的烟花不放愁。庭槐吹暮秋。

〔蝶恋花〕秋到空庭槐一树。叶叶秋声似诉流年去。便有龙泉君莫舞。一生在客飘吴楚。那得胸怀长此住。但酒千杯便是留人处。有个狂朋来共语。未来先自愁人去。小生东平人氏。复姓淳于。名棼。始祖淳于髠。善飮。一斗亦醉。一石亦醉。颇留滑稽之名。次祖淳于意。善医。一男不生。一女不死。官拜仓公之号。传至先君。曾爲边将。投荒久远。未知存亡。至于小生。精通武艺。不拘一节。累散千金。养江湖豪浪之徒。爲吴楚游侠之士。曾补淮南军裨将。要取河北路功名。偶然使酒。失主帅之心。因而弃官。成落魄之像。去广陵城十里。庭有古槐树一株。枝榦广长。淸阴数亩。小子每与羣豪纵飮其下。偶此日间羣豪雨散。则有六合县两人。武举周弁。吾酒徒也。处士田子华。吾文友也。今乃唐贞元七年暮秋之日。分付僮山鹧儿。置酒槐庭。以款二友。山鹧儿何在。〔丑扮僮上〕腿似水牯子。脸像山鹧儿。禀吿东人。置酒槐阴庭下。二客早到。

【捣练子】〔淨扮周末扮田上〕花月晚。海山秋。人生只合醉扬州。惯使酒的高阳吾至友。

〔周〕小子颖川周弁是也。〔田〕小子冯翊田子华是也。〔周田〕加拿大28二人将归六合。去与淳于兄吿别。〔丑〕主人槐阴庭等候。〔见介〕〔集唐〕县古槐根出。秋来朔吹高。黄金犹未尽。终日困香醪。〔生〕数日门客萧条。令人困闷。〔周田〕连小弟二人日晚归舟。竟来吿别。〔生〕二兄也要囘去。好不闷人也。槐庭有酒。且与沉醉片时。〔酒介〕

【玉交枝】〔生〕风云识透。破千金贤豪浪游。十八般武艺吾有。气冲天楚尾吴头。一官半职懒踟踌。三言两语难生受。闷嘈嘈尊前罢休。恨叨叨君前诉休。

加拿大28〔周田〕槐庭下勾尊兄飮乐也。

加拿大28【前腔】〔生〕把大槐根究。鬼精灵庭空翠幽。恨天涯摇落三杯酒。似飘零落叶知秋。怕雨中妆点的望中稠。几年间马蹄终日因君骤。论知心英雄对愁。遇知音英雄散愁。

〔周田〕二弟辞了。〔生〕送贤弟一程。

加拿大28【急板令】〔生〕道西归迎鸾鎭头。顺西风蔷薇玉沟。送将归暮秋。送将归暮秋。举眼天长。桃叶孤舟。去了旋来。有话难周。〔合〕向晚霞江上销忧。还送送。怎迟留。

〔周田歎介〕二弟此去。可能便来。〔生〕兄弟怎出此话。

【前腔】〔周田〕歎知交一时散休。到中急难再游。猛然间泪流。猛然间泪流。可爲甚携手相看。两意悠悠。肠断江南。梦落扬州。〔合前〕

加拿大28【尾声】〔生〕恨不和你落拓江湖载酒游。休道个酒中交难到头。你二人去了呵。加拿大28待要每日间睡昏昏长则是酒。

〔周田下生弔场介〕他二人又去了。空庭寂静。好是无聊。山鹧儿。扬州有甚么会耍子的人么。〔丑〕那裏讨。则那瓦子铺后。有个溜二沙三兄弟会耍。〔生〕你去请来。

一生游侠在江淮。未老芙蓉说剑才。

寥落酒醒人散后。那堪秋色到庭槐。

第三出树国

加拿大28【海棠春】〔蚁王引衆上〕江山是处堪成立。有精细出乎其类。万户遶星宸。一道通槐里。〔衆〕绦阙朱衣。丹台紫气。别是一门天地。〔合〕把酒玉阶前。且庆风云际。

〔衆行礼介〕加拿大28王千岁。〔淸平乐〕〔王〕绿槐风下。日影明窗罅。宝界严城宫殿洒。一粒土花金价。千年动物生神。端然气象君臣。眞是国中有国。谁言人下无人。自大槐安国主是也。本爲蝼蚁。别号蚍蜉。行磨周天。颇合星辰之度。存身大地。似蛰龙蛇之居。一生二。二生三。生之者衆。万取千。千取百。衆卽成王。臭腐转爲神奇。眞乃是明则动。动则变。变则化。太山之于丘垤。故所谓均无贫。和无寡。安无倾。一年成聚。二年成邑。到三年而成都。寡人有些羶行。夏后以松。殷人以柏。及周人而以栗。敝国寄在槐安。火不能焚。寇不能伐。三槐如在。可成丰沛之邦。一木能支。将作酒泉之殿。列兰錡。造城郭。大壮重门。穿户牖。起楼台。同人栋宇。淸阴锁院。分雨露于各科。翠盖黄扉。洒风云于数道。长安夹其鸾路。果然集集朱轮。吴都树以葱靑。委是躭躭玄荫。北阙表三公之位。义取怀来。南柯分九月之官。理宜修备。右边宪狱司。比棘林而听讼。左侧司马府。倚大树以谈兵。丞相阁列在寝门。上卿蚤朝而坐。大学馆布成街市。诸生朔望而游。眞乃天上灵星。国加拿大28乔木。树在王门之内。待学周武王神禁。无益者去。有益者来。声闻邻国之间。要似齐景公号令。犯槐者刑。伤槐者死。此乃爲君之法度。要全立国之根基。所喜内有中宫之贤。外有右相之助。今日政机多暇。且与君臣同游。筵宴已齐。右相早到。

【海棠春】〔右相上〕日晏下彤闱。承诏又趋丹陛。

〔行礼介〕右丞相武成侯臣段功叩头。千岁。〔王〕赐卿平身。今日召卿。知吾意乎。〔右〕愚臣未知。〔王〕国所虑。有天地人三不同。且喜加拿大28国中天无阴雨之兆。地无行潦之侵。有礼有法。国中无漏网之鲸。无害无灾。境外有玄驹之马。便是檀萝无警。足知你槐棘有人。待与卿遨翔宫树之前。逍遥封壤之内。卿意云何。〔右〕君臣同游。太平盛事。但国还有十八路国公。四门王亲。礼当侍驾。〔王〕衆国公王亲别行赐宴。槐阶之下。但与卿同。〔行介〕紫殿肃阴阴。彤庭赫弘敞。风动万年枝。日华承露掌。〔衆〕酒到。〔右进酒介〕愿加拿大28王进千秋万岁酒。

【惜奴娇】〔王〕大块无私。费工夫点透了幽琐玄微。谩道是帝虎人龙。立定朝仪。区区。也敎分取河山王气。〔合〕希奇。今日风色晴和。暂拥出宫庭游戏。

【前腔】〔右〕阶墀。新筑沙堤。看高官贵种。绦帻黄衣。总千门万户。烦星点缀。依希。太乙薇垣。吾王端冕。任意往来巡历。〔合前〕

加拿大28【前腔】〔王〕须知。粃粟能飞。一星星体性。谁无雄气。恨些须封壤。草朝粗立。吾志。要行天上磨。还听海中雷。〔合〕且徘徊。看地利天时。再行移徙。

加拿大28〔右〕臣啓大王。敢嫌国土微小。

【前腔】思之。蚁虱臣微。共立成一国。非同容易。歎生灵日逐。贫忙一粒。何必。平中堪取巧。节外更生枝。

〔合前王〕久不曾槐阴下一游。今日尽兴观赏。

加拿大28【锦衣香】荷浓阴。叶儿翠。映春光。干儿碧。来去瞻依。纵横条直。眼见参天百尺枝。似楼桑村裏。殢柳丛祠。一般儿重重遮盖。到登基。龙庭朝会。但有分成些基业。岂嫌微细。人衆成王。排班做势。

加拿大28【浆水令】谢苍穹调匀风日。承后土盘固根基。九重深处殿巍巍。一线之间。九曲巡迴。穿巷陌。列朝市。土阶穴处今何世。拜的拜。跪的跪。君臣有义。走的走。立的立。赤子无知。

加拿大28【尾声】〔王〕俺建邦起土登王位。右相呵。你入阁穿宫拜相奇。但愿俺大槐安万万岁根儿蟠到底。

加拿大28万物从来有一身。一身还有一乾坤。

敢于世上明开眼。肯把江山别立根。

第四出禅请

〔淨扮老禅师上〕〔集唐〕老住西峯第几层。琉璃爲殿月爲灯。终年不语看如意。长守林泉亦未能。自契玄禅师是也。自幼出修行。今年九十一岁。参承佛祖。证取纲宗。从世尊法演于西天。到达摩心传于东土。无影树下。弄月嘲风。没缝塔中。安身立命。可以浮沤复水。明月归天。只爲五百年前有一业债。梁天监年中。前身曾爲比丘。跟随达摩祖师渡江。比扬州有七佛以来毗婆宝塔。老僧一夕捧执莲花灯。上于七层塔上。忽然倾泻莲灯。热油注于蚁穴之内。彼时不知。当有守塔小沙弥。颜色不快。问他敢是费他扫塔之劳。那小沙弥说道。不爲别的。以前圣僧天眼算过。此穴中流传有八万四千户蝼蚁。但是燃灯念佛之时。他便出来行走瞻听。小沙弥到彼时分。施散盏饭与他爲戏。今日热油下注。坏了多生。老僧闻言。甚是忏悔。啓参达摩老师父。老师父说道。不妨不妨。他虫业将尽。五百年后。定有灵变。待汝生天。老僧记下此言。三生在耳。屈指到今。恰好五百来岁。欲往扬州。了此公案。老病因循。你看这润州城对着金焦。好不山川攒秀。禅堂幽静。加拿大28且入定片时。看做甚么境界也。〔衆扮僧俗四人持书上〕有时鹤去愁衝锡。何处龙来喜听经。小僧和这居十们。是对江扬州孝感智禅二寺住持。祇因十方大衆之发心。求契玄禅师而说法。此间是甘露寺方丈。捧书而进。呀。禅师入定。敲他云板三声。〔敲介淨醒介〕四衆何爲而来。〔衆跪介〕扬州合郡僧俗。敬选七月十五日大会盂兰。虔请大师升座。十方善信书疏呈上。〔呈书介淨〕起来。〔淨展书念介〕窃以某等生维扬花月之区。岂无恶业。接古润金焦之境。亦有善缘。凡依玉蕊之花。尽抱香檀之树。恭惟甘露山主契玄大师座下。性融朗月。德普慈云。中含三点之藏。带一转二。外示六爻之相。互五重三。钟鼓不交参。截断衆流开觉路。风幡无动相。扫除尘翳落空华。见三世诸佛面目本来。入一切衆生语言三昧。盂兰盆裏。喝开朵朶金莲。宝月灯中。打破重重玉网。但见飮光微笑。普同大衆归心。惟愿慈悲。和南摄受。〔淨〕贫僧老病将临。不奈过江也。〔背介〕纔想起扬州蝼蚁因果。敢在此行。

加拿大28【正宫端正好】加拿大28则是二文殊。降下这三天竺。渡江南一蚁菰芦。金焦摆列钟和鼓。这寺裏有名甘露。

加拿大28〔囘介〕不去罢。加拿大28看衲子们谈经说诵的。不在话下。一般努目扬眉。举处便喝。唱演宗门。有甚裏交涉也。

加拿大28【滚绣球】但说的是附鴈传书有。要还鄕曲调无。怎生是石人起舞。怎生是新妇骑驴。那裏有笑拈花喫茘枝。则许你单刀直入。都怎生被箭逃虚。加拿大28这裏君臣位上宾和主。水月光中加拿大28带渠。世界如愚。

加拿大28〔衆作请介淨〕旣十方恳请。则待过江走一遭。

【倘秀才】恁待要三千界楼台舌铺。不消的十二部经坊印模。禅门三下板。你尘世一封书。目前些子看何如。加拿大28这裏亲凭佛祖。

加拿大28四衆先行。贫僧分付你。

【煞】先在禅智院立一本百千万亿投名簿。后在孝感寺挂一轴五十三参听讲图。除了那戒坛上石点头加拿大28。则待看普诸天花下雨。

加拿大28安排宝盖与幡幢。方便乘杯一渡江。

加拿大28地震海潮人施法。管敎蝼蚁尽归降。

第五出宫训

加拿大28【夜游宫】〔老旦国母引宫娥上〕宫树槐根隐隐。从地府学成坤顺。〔衆〕画扇影随宫燕引。听重门。昼漏声。花外尽。

〔衆叩头介〕宫娥叩头。娘娘千岁。〔淸平乐〕〔老〕大槐秋色。世外朱尘隔。歌吹重重情脉脉。怕道有人倾国。孔雀扇影分行。宫娥半袖通装。却是洞门深杳。折旋消得君王。自加拿大28大槐安国母是也。初爲牝蚁。配得雄蜉。细如虮虱之妻。大似蚊虻之母。偶尔称孤道寡。居然正位中宫。有女瑶芳一人。号作金枝公主。姿才冠世。婚嫁及期。授书史于上眞仙姑。学刺绣于灵芝国嫂。昨承加拿大28王之命。要求人世之姻。必须有眼之人。方得有情之婿。加拿大28想起来。则有姪女琼英郡主。能会瞧人。待加拿大28先唤公主出来。示以此意。然后分付姪女依计而行。〔衆〕公主到。

加拿大28【前腔】〔旦扮公主上〕幻质分灵蠢。也会的施朱傅粉。一般人物娇和嫩。这芳心。洞房中。谁簇紧。

〔见介〕女儿瑶芳叩头。娘娘千岁千千岁。〔老〕公主。你年已及筓。名方弄玉。今日依于国母。他日宜其人。四德三从。可知端的。〔旦〕孩儿年幼。望母亲指教。〔老〕夫三从者。在加拿大28从父。出嫁从夫。老而从子。四德者。妇言。妇德。妇容。妇功。有此三从四德者。可以爲贤女子矣。听加拿大28道来。

【傍妆台】〔老〕一种寄灵根。依然楼阁贺生存。论规模虽小可。乘气化有人身。中宫忝作吾王正。下国凭称寡小君。掌司阴敎。齐眉至尊。你须知三贞七烈同是世间人。

【前腔】〔旦〕小小赘芳尘。念瑶芳生长在王门。虽不是人间世。论相同掌上珍。寒馀窈窕深闺晚。暖至丰茸别洞春。父王庭训。娘亲细论。难道这三从四德微细的不如人。

加拿大28【翫仙灯】〔贴琼英上〕踏绽鞋跟。蚤向朱门步稳。

蚁王姪女琼英便是。娘娘有召。敬入则个。〔见叩头介〕郡主琼英叩头。娘娘千岁。〔见旦介〕公主见礼。〔旦〕尊姊到来。〔老〕郡主听旨。近因瑶芳长成。堪招驸马。君王有命。若于本族内选婚。恐一时难得智勇之士。不堪扶持国加拿大28。要于人间招选驸马。闻得七月十五日。这扬州孝感寺礼请契玄禅师讲经。人山人海。都往禅智寺天竺院报名。到得其时。郡主可同灵芝夫人上眞仙子三人同往听讲。但有英俊之士。便可留神。〔贴〕谨遵懿旨。

加拿大28【傍妆台】〔老〕女大急须婚。不拘门户则待有良姻。龙类中能煑海。蝶梦裏好移魂。〔贴〕知他同谁虰作夫妻分。了你蛘亲父母恩。俺抛眉晕。忍笑痕。可甚么人烟聚裏看不出有情人。

〔旦〕琼英姐。俺便同你去听讲何如。〔贴〕公主体面。未宜出游。〔旦〕这等奴有金凤钗一对。文犀盒一枝。奉献禅师讲下。表加拿大28微情。

加拿大28【前腔】光景一时新。待相同随喜终是女儿身。献钗头金凤朵。盛纳盒锦犀文。〔贴〕也知妹子无他敬。如是观音着加拿大28闻。加拿大28将爲信。去讲座陈。管敎他灵山会裏直着个有缘人。

〔老〕郡主。此非小可之事。

加拿大28【尾声】到花宫不少的儿郞俊。打曡起横波着人。你去呵。休得漏洩了机关要老娘心上稳。

选佛场中去选郞。禅牀侧畔看东牀。

加拿大28疾去疾来须隐约。好音先报与娘行。

第六出谩遣

【字字双】〔溜二上〕小生住古扬州。铺后。祖宗七辈儿喜风流。自幼。衣衫破落帽儿颩。狐臭。能吹木屑惯扶头。卽溜。

扬州城中有名的一个溜二便是。一生浪荡。半世风流。但是晦气的人加拿大28。便请加拿大28撮科打鬨。不管有趣的子弟。都与他鑽懒帮閒。手策无多。口才绝妙。有那等弔眼子。敲他几下。叫做打草惊蛇。无过是脱稍鬼。鬆他一筹。则是将虾弔鲤。着甚么南庄田。北庄地。有溜二便是衣食父母。难起动东邻邀。西邻请。则沙三是个酒肉弟兄。知音的说是个妙人好人老成人。少趣的叫加拿大28败子倈子光棍子。且自由他笑駡。只图自己风光。这几日不见沙三。寻他閒串去。

加拿大28【前腔】〔沙三上〕贱子姓沙行十三。名滥。就似水底月儿到十三。圆泛。六儿七儿巧十三。胡蘸。官司弔起打十三。扯淡。

〔溜〕沙三。你犯夜了。〔沙〕不犯夜不是子弟也。哥。〔溜〕兄弟。这几日嘴閒了。〔沙〕和你大路头站去。〔丑上〕白云在何处。明月落谁。〔沙〕小哥。落在这裏。〔丑〕大哥。加拿大28东人淳于加拿大28要请溜二沙三官耍子。住在那门。〔溜沙〕加拿大28二人便是。你东人做甚么生意。〔丑〕做裨将。〔沙〕做皮匠。叫加拿大28去帮鑽。〔丑〕军营裏副将哩。〔溜〕是那能飮酒的淳于公么。〔丑〕着。〔溜沙〕便去。便去。有酒旧倾盖。无钱新白头。〔下生上〕〔集唐〕弃置复何道。悽悽吴楚间。相忆不相见。秋风生近关。加拿大28淳于棼休官落魄。赖酒消魂。争奈客散孟尝之门。独醉槐阴之市。想吾生直恁无聊也。

【锦缠头】加拿大28本待学时流立奇功俊名。谈笑朔风生。怎如他苍生口说难凭。便道你能奋发有期程。则半盏河淸。■〈扌弃〉了滴珠槽浸死刘伶。道的个百无成。只杜康祠蘸住了这穷三圣。做个带帽儿堵酒瓶。头直下酒淹衣褃。难道普乾坤醉眼偏只许屈原醒。

〔丑同溜沙上〕三酒注子。一对色哥儿。〔丑报介〕溜二沙三官到。〔见介溜〕小人名溜二。〔沙〕贱子卽沙三。〔生〕久闻纔识面。〔合〕十个更酸咸。〔生〕怎生十个更酸咸。〔溜〕适间老翁说。把九文钱喫个麵。没盐醋的。因此小人加上一文。〔生笑介〕敢问二位在城在鄕。

【好姐姐】〔溜沙〕广陵。郡中一城。识溜二沙三名姓。玲珑剔透。人前打眼睛。随尊兴。哩嗹花囉能堪听。孤鲁子头嗑得精。

〔溜做隻脚跪嗑连二头叫爷介沙唱哩囉嗹介〕淳于兄。孤老院耍去。〔生〕贫子行处。怎生好去。〔沙〕不是。是表子铺。〔生〕扬州诸妓。加拿大28已尽知。可别有甚么消遣。〔沙〕有有。孝感寺中元盂兰大会。僧俗男女都去润州甘露寺。请契玄禅师讲经。〔生〕便去听讲如何。〔沙〕那裏喫素。淳于公贪酒哩。〔生〕那有此话。

【前腔】吾生。醉鄕酩酊。飮中仙也有个逃禅中圣。长斋绣佛。到庄严得人世淸。山鹧儿看马。堪乘兴。行随白马藏鞭影。坐听黄龙喝棒声。

忽忽意不乐。留人相伴閒。

上方随喜去。秋色满盂兰。

第七出偶见

【普贤歌】〔僧上〕终朝顶拜如来。人肉样的莲花业作台。一儿酒和色。三分气命财。领着个铁围山难佈摆。

加拿大28小僧扬州府禅智寺一个五戒是也。五戒五戒。好些■〈兀监〉■〈兀介〉。近因孝感寺作中元盂兰大会。十方僧俗。去请润州契玄禅师讲经。那禅师法旨威严。凡有听讲者。先于小寺投牒报名。方去听讲。却有西番一个波罗门。名唤石延。客居小寺天竺院。此人善作西番胡旋舞。但有往来报名男女来此。他便施舞一囘。俺寺中好不闹热也。目今天竺院水月观音座前点起香烛。看甚人报名。咱且迴避。正是此中留半偈。别院演三车。〔下〕

【前腔】〔贴琼英老旦灵芝小旦道扮上眞姑上〕天生微眇身材。也逐天香过院来。一尖红绣鞋。双飞碧玉钗。小玉纳汗巾儿长袖洒。

〔贴〕奴琼英郡主。承国母之命。和这灵芝国嫂上眞仙姑。同来禅智寺报名。孝感寺听经。就裏将瑶芳妹子玉钗犀盒。施于禅师讲前。看有意气郞君。招与瑶芳爲壻。这是禅智寺天竺院了。池边好座紫竹观音。那香案之上。有报名疏簿。加拿大28不免焚香拜了佥名。〔三旦同拜介〕

加拿大28【黄莺儿】一点注香沉。礼南无观世音。花根木豔低微甚。趋跄宝林。威光乍临。今生打破前生荫。〔合〕拜深深。姻缘和合。虫蚁一般心。

加拿大28〔贴〕俺三人还将瑶芳妹子婚姻之事密祷一番。〔拜介〕

加拿大28【前腔】槐殿欲成阴。把金枝付瑟琴。寻花配叶端详恁。于中细任。其间暗吟。无明到处情儿沁。

〔合前小旦〕俺们池边消遣一会。呀。一个囘囘舞上来了。

【北点绦脣】〔囘子上〕生小西番。恭持佛讚。朝炎汉。蓦入禅关。日影金刚灿。

婆罗门弟子石延的便是。行脚中华。寄食天竺禅院。好不奈烦。散心一会。呀。三位女菩萨从何而来。请看俺婆罗门胡旋舞一会也。〔三旦笑介〕请了。〔内鼓介〕

【对玉环带过淸江引】〔石舞介〕拍手天坛。风飘长绣幡。答刺兜绵。腰身拴束的弯。衫袖打斓斑。西天俏锦阑。燕尾翩翻。观音座宝栏。合掌开莲瓣。散天香婆罗门囘笑眼。

〔内喝采介石〕一个骑马官儿来。俺去了也。〔下贴衆〕有人来。加拿大28且池边浣手去。〔洗手介〕

加拿大28【缕缕金】〔生骑从上〕无聊赖。不自怜。特来禅智院打俄延。花落苍苔面。谁舞胡旋。门前繫马接了金鞭。有人儿咱瞧见。

竹径通幽处。禅房花木深。观音座前疏簿在此。加拿大28淳于棼就此拈香报名。〔拈香拜介〕

加拿大28【江儿水】淳于弟子。愁情一片。销愁无处去听閒经卷。俺待签名。〔写介〕签名自佥。观音试观。〔见贴介〕水竹池边。因何活现。

〔贴笑囘身介〕灵芝嫂。溼透这汗巾儿。挂在那处好。〔生背介〕此女子秀入肌肤。香生笑语。世间有此天仙乎。〔囘介〕小娘子的汗巾儿。待小生效劳。挂于竹枝之上。〔贴笑递汗巾生接挂介〕这汗巾儿粉香淸婉。小生能勾似他。怀卿袖中。浥卿香汗。〔贴衆笑不应介〕池光花影。娟娟可人。〔生歎介〕俺淳于棼可是遇仙也。他三囘自语。一顾倾人。急节中间。难以相近。不如且自孝感寺听经去。山鹧。看马来。〔上马介〕紫骝嘶入落花去。见此踟躇空断肠。〔下贴〕此生有情人也。他也去听讲。咱瞧他去来。〔老〕咳。俺去不得。俺眞是个信女。把水月观音倒做了。〔小旦〕怎么说。〔老〕月信来了。〔贴〕罪过人。这等咱和上眞姑去便了。

【尾声】过别院听谈禅。老灵芝去也咱和这上眞仙。到讲堂呵把俺这觑郞君的眼稍儿再抛演。

爲看婆罗舞。相逢骑马郞。

寻荷终得藕。池上白莲花。

第八出情著

〔杂扮首座僧持钓竿上〕佛祖流传一盏灯。至今无灭亦无增。灯灯朗耀传今古。法法皆如贯所能。贫僧乃润州甘露寺中契玄禅师首座弟子是也。自幼出加拿大28。参承多腊。常只是朝阳缝破衲。对月了残经。近乃扬州孝感寺请师父说法。贫僧领着衆僧。安排下香灯花菓。禅牀淨几。待师父升座。大衆动着法器者。〔内鼓乐介淨扮老禅师拄杖拂子上升座介〕高临法座唱宗风。翠竹黄花事不同。但是衆星都拱北。果然无水不朝东。〔提拄杖介〕赛却须弥老古藤。寒空一锡振飞腾。拄开妙挟通宗路。打断交锋迴避僧。〔执拂子介〕竖起淸风洒白云。河沙无地可容尘。将军一事无巴鼻。兔角龟毛拂着人。取香来。〔拈香介〕此香不从千圣得。岂向万机求。虚空观不尽。大地莫能收。拈香指顶。透十方之法界。薰四大之神州。爇向炉心。祝皇王之万岁。愿太子之千秋。〔垂钓介〕手把金钩月一痕。乘槎独坐到河滨。悠悠泛泛经千载。影落鱼龙不敢呑。〔首座〕如何空卽是色。〔淨〕东沼初阳疑吐出。南山晓翠若浮来。〔首座〕如何色卽是空。〔淨〕细雨溼衣看不见。閒花落地听无声。〔首座〕如何非色非空。〔淨〕归去岂知还向月。梦来何处更爲云。〔首座〕多谢加拿大28师。今日且归林下。来日问禅。〔末下淨〕大衆。若有那门居士。禅苑高僧。参学未明。法有疑碍。今日少伸问答。有么。〔外扮老僧上〕有有有。敢问加拿大28师如何是佛。〔淨〕人间玉岭靑霄月。天上银河白昼风。〔外〕如何是法。〔淨〕绿簑衣下携诗卷。黄篾楼中挂酒蒭。〔外〕如何是僧。〔淨〕数茎白髮坐浮世。一盏寒灯和故人。〔外〕多谢加拿大28师。今日且归林下。来日问禅。〔下淨垂钓介〕钓丝常在手中拿。影得游鱼动晚霞。海月半天留不住。醒来依旧宿芦花。大衆。还有精通居士。俊秀禅郞。未悟宗机。再伸问答。有也是无。

【谒金门前】〔生上〕閒生活。中酒嗔花如昨。待近炉烟依法座。听千偈澜番个。

小生淳于棼。来此参禅。想起来落托无聊。终朝烦恼。有何禅机问对。就把烦恼因果。动问禅师。〔见介〕小生淳于棼稽首。特来问禅。如何是根本烦恼。〔淨〕秋槐落尽空宫裏。凝碧池边奏管絃。〔生〕如何是随缘烦恼。〔淨〕双翅一开千万里。止因栖隐恋乔柯。〔生〕如何破除这烦恼。〔淨〕惟有梦魂南去日。故鄕山水路依稀。〔生沉吟淨背介〕老僧以慧眼观看。此人外相虽痴。到可立地成佛。

加拿大28【谒金门后】〔小旦道扮同贴上〕莲步天台踭■〈坐〉。还似蚁儿旋磨。上眞仙。竹院人儿情似可。再与端详和。

〔淨笑〕淳于生。你带着眷属来哩。〔生囘介〕是好两位女娘。〔背歎介〕禅师怎知加拿大28原无室。〔贴见介〕太师稽首。〔淨〕蚁子爲何而来。〔贴〕爲五百年因果而来。〔淨背笑介〕是了。是了。叫侍者铺单。〔末铺座介响唱介〕五十三单整齐。〔淨〕举来。〔贴响唱介〕妙法莲花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。〔淨〕六万馀言七轴装。无边妙义广含藏。白玉齿边流舍利。红莲舌上放毫光。喉中玉露涓涓润。口内醍醐滴滴凉。假饶造罪过山岳。不须妙法两三行。

加拿大28【梁州序】人天金界。普门开觉。无尽意参承佛座。以何因果。得名观世音那。佛吿衆生遇苦。但唱其名。卽时显现无空过。贪嗔痴应念总销磨。求女求男智福多。〔合〕如是等。威慈大。是名观世音菩萨。齐顶礼。妙莲花。

〔衆〕观世音菩萨云何游此世界。云何而爲衆生说法。方便之力。其事云何。

加拿大28【前腔】〔淨〕有如国土。衆生应度。种种法身随化。因缘说法。以观世界婆娑。一切天龙人等。急难之中。与他怖畏轻离脱。十方齐现豁。似河沙。游戏神通一刹那。

〔合前生〕后来无尽意菩萨云何。〔淨〕尔时无尽意菩萨启过佛爷。叫世尊。加拿大28今当供养观世音菩萨了。当卽解下颈上宝珠璎珞。价値紫金百千两。献与观世音菩萨。说道。愿仁者受此法施。那观世音菩萨不肯受。尔时佛吿观世音。你可哀愍无尽意和这四衆。权受下了这宝珠璎珞。那观世音菩萨因佛爷有言。受了璎珞。分作两分。一分奉释伽牟尼佛爷。一分奉多宝佛爷的塔。你衆生们听讲这经。要知观世音菩萨有如是自在威神。普同发心供养。〔衆〕弟子们顶礼受持。〔生〕谨参太师。小生曾居将帅。杀人飮酒。怕不能度脱也。〔淨〕经明说着。应以天大将军身度者。菩萨卽现其身而度之。有甚分别。〔贴问介〕禀参太师。妇女如何。〔淨笑介〕经明说应以人非人等度者。卽现其身而度之。〔贴惊对小旦背介〕这太师神通广大。不说应以女身得度。到说个人非人。你再问他。〔小旦问介〕太师。似加拿大28作道姑的。也可度爲弟子乎。〔淨〕你那道经中。已云道在蝼蚁。则看几粒饭。散作小沙弥。怎度不的。〔贴小旦跪介〕太师眞个天眼通。有个妹子瑶芳。深闺娇小。未克参承。附有金凤钗一双。通犀小盒一枚。愿施讲筵。望太师哀愍。〔起唱介〕

【前腔】紫衣师天眼摩诃。他颈莺娇几曾有璎珞。待学尽形供养。化身难脱。待把宝珠抽献。比龙女如何。自笑身微末。施的些儿个。恨无多。一分能分做两分么。

加拿大28〔合前生背介〕奇哉此女。〔囘介〕太师。金钗犀盒。愿一借观。〔看介囘盼小旦贴介〕人与物皆非世间所有。

加拿大28【前腔】巧金钗对凤飞斜。赛煖金一枚犀盒。〔背介〕看他春生笑语。媚翦层波。把灵犀旧恨。小凤新愁。向无色天边惹。〔淨冷笑介生囘唱〕价値千百两。未多些。一笑拈花奉释迦。

〔合前生〕太师。此女子从何而来。〔淨背介〕此生痴情妄起。倩观音座前白鹦哥叫醒他。〔内作鹦哥叫〕蚁子转身。蚁子转身。〔淨〕淳于生可听的么。〔生〕道是女子转身。女子转身。〔淨笑介〕日中了。法衆住参。咱入定去来。大千界裏閒窥掌。不二门中暗点头。〔下生〕禅师去了。到好絮那小娘子一会。敢问小娘子尊姓。〔小旦贴不应介生〕贵里。〔又不应介生〕敢便是前日禅智寺看舞的小娘子么。〔小旦贴笑介〕是也。〔生〕哎哟。

【节节高】双飞影翠娥。妙无过。这人儿则合向莲花座。〔贴笑介〕加拿大28有个妹子还妙哩。〔生笑介〕纔说那凤钗犀盒。就是那妹子附寄的么。他言轻可。谁看破。空提作。世间人敢则有那人间货。妹子。妹子。你有凤钗犀盒。央他送在空门。何不亲身同向佛前囉。和加拿大28拈香订做金钿盒。

〔小旦〕啐。你也叫他妹子哩。〔生〕呀。加拿大28淳于棼好是无聊。小娘子请了。无语落花还自笑。有情流水爲谁弹。〔下贴〕上眞子。这生好不多情也。〔小旦〕看来驸马无过此人。

【前腔】相逢笑脸涡。太情多。暮凉天他归去愁无那。牙儿嗑。影儿那。心儿阁。向人天结下这姻缘大。〔贴〕这生加拿大28常见他来。〔小旦〕你不知。和加拿大28国裏相近。淳于生名棼的便是。〔合〕大槐边宋玉旧东。做了罗浮梦断梅花卧。

加拿大28加拿大28归去来。

【尾声】这一座会经堂高过似綵楼多。是个人儿都不着科。瑶芳。瑶芳。加拿大28和你选这个人儿刚则可。

似蚁人中不可寻。观音讲下遇知音。

加拿大28有意栽花花不发。无心插柳柳成阴。

第九出决壻

【西江引前】〔老引衆上〕蝼蚁也知春色。宫槐夜合朝开。生香一搦女娇孩。少甚王孙帝子。

加拿大28蚁王娘娘是也。爲遣姪女琼英参禅听讲。方便之中。因爲公主瑶芳选取驸马。蚤晚到来。宫娥伺候。〔宫娥应介〕

加拿大28【西江引后】〔贴上〕郞客靑袍骏马。女儿窄袖弓鞋。他生未卜此生谐。还则要宫闱听采。

〔见叩头介〕启娘娘。郡主琼英复命。〔老〕讲座之中。可得其人。〔贴〕有一伟秀人才。姓淳于。名棼。是这广陵人氏。同在讲筵。加拿大28和上眞子于讲下献上公主的犀盒金钗。此生顾盼有馀。赏歎不足。他旣垂情于咱。咱堪留目于他。若婿此人。堪持咱国。

【黄莺儿】天竺见他来。顺稍儿到讲台。眉来语去情儿在。睃他外才。瞟他内才。风流一种生来带。娘娘。你道此人住居那里。〔合〕畅奇哉。槐阴不远。连理就中开。

【前腔】〔老〕天与巧安排。逗多情看宝钗。向烧香院宇把人儿赛。贪他俊才。赔他个女才。这姻缘一种前生债。〔合前〕

【尾声】便奏知国王如意好宣差。差的紫衣使者去相迎待。待他睡梦了呵。少不得做驸马吾居上宰。

加拿大28选郞须得有情人。谁似淳于好色身。

加拿大28欲附玄驹爲贵壻。始知骐骥在东邻。

第十出就徵

【驻云飞】〔生作懒态上〕伶俐痴呆。万事难消一字乖。有的是年华大。没的是心情奈。咳。独自倚庭槐。把日遮天矮。听他喞■〈口留〉唠叨。絮的加拿大28无聊赖。死向扬州不醉咍。记得谁金凤钗。

加拿大28淳于棼人才本领。不让于人。到今三十前后。名不成。婚不就。徒四壁。守着这一株槐树。冷冷淸淸。淹淹闷闷。想人生如此。不如死休。前在孝感寺。听了禅师讲经囘来。一发无情无緖。加拿大28可甚打起头脑来。止有一醉而已。古人说的好。事大如山醉亦休。罢了。独言独语。撇下了山鹧儿。加拿大28儘意街坊游去。但有高酒店铺。顚倒沉醉一番。正是不消阮籍穷途哭。但学刘伶死便埋。〔下山鹧上〕好笑好笑。没烦恼。趁烦恼。加拿大28东人百般武艺。做了个淮扬裨将。使酒丢了这官。鬱鬱不乐。那酒友周弁田子华。又散归六合去了。不禁萧索。请的个溜二沙三陪话解闷罢了。被那溜二沙三劝加拿大28东人去孝感寺听讲甚么经。自那听经囘来。一发痴了。不是醉。便是睡。没张没致的。恰纔加拿大28溪边檀树下歇昼来。不知东人就往那裏去了。怕他鬼迷一般。或是醉倒在街坊不雅相。待去寻他。又无人看。怎生是好。〔望介〕好了。好了。溜二沙三官正来哩。〔溜沙上〕酒见酒。好朋友。酒见茶。是寃。山鹧哥。主人在么。〔丑〕正来央你二位看加拿大28。加拿大28寻主人去。〔溜沙〕恰好。恰好。你迎接主人去。持将可怜意。看取眼前人。〔下〕

【前腔】〔丑一手提酒壶肩扶生醉上丑〕落托摩陀。烂醉如泥可奈何。你噇的喉儿挫。俺闪的肩儿那。〔内笑介〕好醉也。〔丑〕哥。醒眼看人多。恁般低垜半落残尊。又带去囘加拿大28嗑。万事无过一醉魔。万醉无过打睡魔。

〔溜沙上〕哎哟。这是怎的来。〔丑〕好笑好笑。再寻不见。可怜醉倒在禅智桥边酒楼上。扶的下楼。又捨不的这半甁酒。可爲甚来。东人。到了。醒忪些。

【前腔】〔生〕这几日迷痴。〔做跌介〕眼似矒瞪脚似槌。有个靑儿背。少个红儿睡。〔沙叫介〕淳于兄。你何处来。醉的不寻常也。〔生作不知介〕谁。道俺去何来。寻常沽醉。醉影柴门。乱踏的斜阳碎。老向霜红叶上催。

〔吐介溜沙〕哎也。一肚子都倒在加拿大28两人腿脚上。好酒。好酒。山鹧哥快取茶来。

加拿大28【前腔】你汎滥流琼。倒玉山因一盏倾。待把你衣冠正。你好把跷儿定。〔取茶进介〕兄。靠着小围屛。一杯淸茗。消洒西风。醒后留淸兴。和你待月乘凉看小萤。

加拿大28〔生倦介〕扶俺东庑下睡去。那甁酒好放着。〔丑〕东人。你醉的这般。还记的这甁酒。

加拿大28【前腔】好不惺憁。似太白驴■〈马犬〉压绣骢。醉的那躯劳重。枕席无人奉。〔生〕空。江冷玉芙蓉。水天秋弄。门院萧条。做不出繁华梦。〔扶睡介〕只落得枕上凉蝉诉晚风。

〔丑〕再煎茶去。〔溜沙〕加拿大28洗脚去。随他睡觉。这是人堂上堪飮酒。自房裏好安眠。〔下扮二黑巾紫衣衆引牛车上〕爲筑王姬馆。叨乘使者车。俺两人大槐安国使者便是。奉国王命。召请淳于公爲驸马。他正睡在东廊。直入则个。〔叫〕淳于公。〔生惊醒介〕是谁。〔紫衣跪介〕

【锁南枝】槐安国。王者都。吾王遣臣来奉书。〔生〕因何而来。〔紫〕主命有些须。微臣敢轻露。〔生〕睡得正甜。〔紫扶生起介〕请下榻。俺红袖扶。俺那裏有东牀。坦君腹。

加拿大28【前腔】〔生〕从空下。甚意儿。正秋牕风翦槐叶初。一枕黑甜馀。双星使临户。咱朦胧醒。申欠舒。整衣行。懒移步。〔车牛上介〕

【前腔】〔紫〕有靑油障。小壁车。驾车白牛当步趋。〔紫请生上车介〕左右有人俱。扶君出门去。〔生〕向那裏去。〔紫〕向古槐树穴下而去。〔生〕怎生去得。〔紫〕古槐穴。国所居。若迟疑。请前驱。〔一紫衣先下生问一紫衣介〕槐树xiao穴中。何因得有国都乎。〔紫〕淳于公不记汉朝有个窦广国。他国土广大。也只在窦儿裏。又有个孔安国。他国土安顿。也只在孔儿裏。怎生槐穴中没有国土。古槐穴。国所居。莫迟疑。但前去。

〔下右相上〕秋光漏槐叶。春色候桃夭。自加拿大28槐安国右相武成侯段功便是。吾王传令。请东平淳于生爲驸马。请到时。东华馆中少待。俺相见过。次后朝见。只驸马初到此中。精神恍惚。恐其不安。他平日有个酒友周弁。有个文友田子华。已奏过吾王。摄取他来。将周弁补司隶之官。领军吏数百。巡衞宫殿。请田子华替他宾馆中更衣赞礼。这不在话下。又国母懿旨。着上眞姑和灵芝夫人琼英郡主。同去宾馆中探望驸马。调熟其心。方纔请去修仪宫。与金枝公主成礼。加拿大28如今且待驸马到东华馆拜望去。正是仙郞高馆下。丞相小车来。〔下前二紫衣同生车上介〕

【前腔】〔生〕车箱路。古穴隅。豁然见山川风候殊。〔低语介〕怎生有这一段所在。不断的起城郛。车舆和人物。奇怪。奇怪。一路来。但是见加拿大28的都迴避起立。何也。附车者。儘传呼。爲甚呵。着行人。多避路。

〔紫跪介〕已到国门。〔生〕好一座大城。城上重楼朱户。中间金牌四个字。〔念介〕大槐安国。〔内扮一旗卒上〕传令旨。传令旨。王以贵客远临。令且就东华馆暂停车驾。〔卒叩头走起同向前道行介生〕城楼门东有这座下马牌。怎左边厢朱门洞开。〔紫〕到东华馆了。请下车。〔生下车入门背笑介〕这东华馆内。綵槛雕楹。华木珍果。列植于庭下。几案茵蓐。帘帏肴膳。陈设于庭上。俺心裏好不懽悦也。〔内响道介紫〕右相到。〔右相见介〕寡君不以敝国远僻。奉迎君子。托以姻亲。〔生〕棼以贱劣之躯。岂敢是望。〔右〕有紫衣官在此演礼。五鼔漏尽。相引入朝。

加拿大28且就东华馆。通宵习礼仪。

鸡鸣传漏晓。驸马入朝时。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加拿大28_加拿大28官网-信誉无忧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
台湾宾果彩票 5分快3 3分快3 大发pk十 澳门5分快3 五分飞艇 3分时时彩官方网 5分时时彩官方网 5分pk10 3分pk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