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拿大28

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古典文学网 > 元明清文学 > 廉明奇判公案

下卷 继立类

廉明奇判公案 | 作者:余象斗 

艾侯判承继

合肥县周瑚,

「状告为恳抚存立事:春秋加拿大28重继祀之典,礼律无灭祀之条。房弟周▉,四世单传,不幸无嗣遽没。遗产数千,各房叔姪睥睨。弟媳女流,竟无主张。遂致纷争,势如朝露。祖宗祭祀久缺,三丧暴露荒郊。身等难容坐视,谨具宗支图呈,乞赐选继庶,祀产有主,人鬼沾恩。上告。」

艾侯审云:

「周▉死无后胤,以二三千之遗产,起六七之纷争。尊长呈图选继,亦良举也。历观世系,周瑚当长,元子伯谋,固自承宗祧,而次子伯谟,齿尚幼于众房,旨合选承立庶,俾周▉无子而有子,周▉之妇亦不曰奴辈利吾财耳。」

林侯判继子

加拿大28万年县陆明,

「状告为逆天杀父事:原身无子,继立族弟朗次子细亨为嗣,恩抚长大,嫖赌乱为。嗔身诫谕,扭身乱打,毁落门牙晕死。彼幸妻救,逆亏逃闪。乞提严鞫,扶正大伦。上告 」

陆细亨诉曰:

「状诉为镜拔冤诬事:扑打之蛾,愿投明死。原父继身为子,协力创。后娶庶母生嗣,枕言谗害。止因失裙小故,捉身毒打,以手揪发,用口咬肘,透骨极痛,并扯门牙。母心妒害,唆父告台。哀乞作主,提拔冤诬。上诉。」

林候审云:

「审得陆明先立细亨为嗣,盖移姪作子,易伯作父,其爱未必不厚。但娶妻生子,而簧惑于枕宫,亦人情乎。今以落牙之故,讼子大逆。殊不知明之落牙,明之咬肘,落之也。但细亨不合不笑受刑责,而生怨言耳。虽然,无子而继立,有子而赶逐,此似为以旨蓄御冬者。今明宜尽父道。若细亨不起敬起孝,罪当重惩。」

龚侯判义子生心

加拿大28南陵县曾祥,

「状告为逆叛事:身老子故,将媳李氏,凭媒招孙育养老,一毫财礼,身并未索。过门三载,抚若亲生。岂今顿起祸心,毁仓盗谷,启笥窃衣,运财物归,不怃孤老,思将仇报。老命惶,恳天究治。上告。」

孙育诉曰:

「状诉为两难事:母生二子,弟幼继伯。身贫未婚,凭媒入赘曾祥媳为妻。议工三载作聘,工满求归。触诬逆叛。痛思贫母老,再无次丁。欲终事样,弃母则不孝﹔欲归养母,背义则不祥。情极两难,叩天裁豁。上诉。」

龚侯审云:

「曾祥子死,以媳招孙育为妻,遂欲强留养者,此所谓出而诱雉者。岂知母子天亲也,祥安得以无子之媳,而羁系有母之子哉!但入赘之初不索财礼,祥之恩亦育所当报者。合给银五两,以赡残年。其妇从夫,祥勿留阻。」

蒋府主判庶弟告嫡兄

京县洪榕,

「状告为倚嫡吞庶事:母有嫡、庶,子无亲疏。父遗财产,理合均分。嫡兄椿灭伦欺庶,强占财,抢契霸田,封仓夺谷。什物器皿,一罟鲸吞,反嗔理论,毒手殴打几死。母子惶,哀彻心髓,苦口衔冤。上告。」

洪椿诉曰:

加拿大28「状诉为逆诬犯义事:父遗财产,身与弟榕均分,中亲、族长、近闾,眼同花押。岂弟花酒迷心,贱价泼卖。伯谏被辱,母诫遭忤,族长可审。身思父苦创业,弟忍轻弃,用价赎回。弟卖契存证,罟吞何物,乞电分单。上诉。」

蒋府主批云:

「洪椿、洪榕嫡庶兄弟,阄分父产,凭族公裁。但洪榕恋花酒若甘饴,弃父业如敝屣。洪椿用价赎回,盖买弟已卖之田地也,岂倚嫡吞庶云云。虽然,以兄弟而构讼,实自相鱼肉者。兹念洪榕无产,聊拨椿粮二石与之。榕再乱为,许族共殛。」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加拿大28_加拿大28官网-信誉无忧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
台湾宾果彩票 5分快3 3分快3 大发pk十 澳门5分快3 五分飞艇 3分时时彩官方网 5分时时彩官方网 5分pk10 3分pk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