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拿大28

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古典文学网 > 元明清文学 > 廉明奇判公案

下卷 婚姻类

廉明奇判公案 | 作者:余象斗 

马侯判争娶

浮梁县陈浩,

「状告为势夺婚姻事:毒恶赵玄玉,盖都喇虎猛气横飞。恃倚顿丘山之富,济林甫鬼蜮之奸。流毒一方,生灵切齿。身凭媒妁,聘定左成女为妻,今娶过门,路经恶里,岂料立心夺娶。牙爪云集,金鼓雷轰,锋戈霜莹,喊声震天。强抢新婚作妾,嫁奁服饰,一概鲸吞。势如劫盗,王法大坏。恳天法剿。上告。」

赵玄玉诉曰:

「状诉为夺妻大冤事:身用聘礼,凭媒娶左成女为妻。恶豪陈浩,宦势炙天,越法夺娶。抢亲未遂,听兄主唆,毒口吹祸。逞指鹿为马之奸,捏画蛇添足之状。教得升木,架空告台。切思婚姻先聘为主,一女只嫁一夫。遭恶夺告,惨蒙毒螫,衔冤上诉。」

马侯审云:

「审得赵玄玉,以万金土豪,桀骜烈性,蜂虿毒心。鲸鲵大胆,播恶一方。盖四凶可五,九黎可十者。左成有女玖英,陈浩既凭媒议,纳采问名,此醮行一与,终身无改者。玉胡为恃强夺娶,俾一女而二夫乎!及知玖英于归,牙爪云屯,操锋执刃,截路抢亲,罄掳嫁妆。此虽编发穹庐,亦未有弃礼义如斯獠者也。此恶不惩,纲常大坏。合行依律取供。其女判归陈氏,仍究嫁资。」

江侯判退亲

建德县周璁,

「状告为乱法拆姻事:百年配偶,万古纲常。身父存日,凭媒王仕厚仪百金,聘定沉任女桂英为妻,婚书可据。岂期兽亲不仁,因消乏,饵诱上门,逼写退书,遣女另嫁。切思夷邦尚有匹配,中国可无人伦?姻盟既毁,律法安在?号天法究。上告。」

沉任诉曰:

「状诉为超豁女命事:身女许配周璁,终身仰望。伊父身死未冷,嫖赌倾。前年典出,不留尺地。今岁卖屋,不遗片瓦。黄金既尽,自写退书,领回财礼去讫。婿非肖子,女始二天。再判成婚,终身冤陷,乞恩超 。上诉。」

江侯审云:

「沉任之女,既配周璁为妻,金镞可朽,盟不可渝也。璁既嫖赌,任属泰山,胡不招赘于加拿大28,而钳其放心乎?乃若逼写退书,遣女另嫁,此又坏乱法纪,播中国之丑声,俾夷狄人笑之也。虽然,夫之不幸,妾之不幸,纵使周璁消之,亦挂英之数奇耳,夫复何恨。若依沉任,是坏萧何。」

唐太府判重嫁

德化县朱正,

加拿大28「状告为谋夺生妻事:身娶韩盛女为妻,过门成婚无异。氵㸒豪程俊,贪妻姿色,簧鼓岳母,接女归宁。广金夺娶,坑身失配。痛思未嫁则为伊女,既聘则身妻。夺嫁受财,行同禽犊。乞究完娶正伦。上告。」

韩母林氏诉曰:

「状诉为违令诬骗事:女嫁朱正为妻,反目殴伤,舁归救养,情急上告。蒙批谕娶不从。因遵执照,明嫁程后为妻。恶知,捏空耸制。泣思阿告已经三年,恩谕又非一次。何得未嫁绝无人影 既嫁遂有男夫。天鉴难瞒望光。上诉。」

唐府主审云:

加拿大28「朱正原娶韩女为妻,闺门反目,岳母取回。历八年之久,既不完娶,又不令嫁,是坑此女子,拘拘然如触藩羝也。夫状告三载,谕娶七次不从,正恪有弃妻意矣。本县批令改嫁,是承娶者官府令承之也﹔嫁女者官府令嫁之也,更有何辜!但所嫁财礼,理合给带。朱正另娶续后嗣云。」

祝侯判亲属为婚

石埭县陈仲武,

「状首为远法结婚事:舅姑姊妹,律禁成婚。今弟陈仲成泼妻孙氏,牝鸡司晨,欺夫横恣。酷信伊兄孙汝玉巧言相,不论舅姑干碍,不用媒妁婚书,将次女嫁兄为媳。分紊人伦,礼乖律法。身恐坐罪,为此上首。」

祝侯审云:

「陈仲成之次女,与孙汝玉之长男,盖舅姑兄妹也,律禁为婚,彰彰可睹。今乃不凭媒议,私结姻盟,是仲成不合以女许嫁,而偏听牝鸡之鸣。汝玉不合令男从亲,而私结文鸾之好。若效桓温 之镜台。实坏萧何之法律。合断离异,以正典刑。」

喻侯判主占妻

加拿大28六合县伍春生,

加拿大28「状告为生离事:身贫无配,赘豪党俊九使婢为妻。议工三年,准作财礼,婚帖存证。今身工满求归,岂豪与妻恋,将身打逐,伊族党睿见证。活活分离,见闻凄惨。进不得妻完娶,退则汗血无偿。情极可怜,叩天作主。上告。」

党俊九诉曰:

「状诉为叛诬事:逆恶伍春生,赘身使女为妻。靠如嫡亲,带往楚地贸易。岂恶见利忘义,窃银百两远逃,召访三年未获。前日潜归,诱婢被获。究本成仇,拴党作证,捏词告台。不思盗本久逃,召帖可据,诱婢诬主,律法难容,乞天正法。上诉。」

喻侯审云:

「伍春生入赘党婢,议工三年,准作财礼。工既满矣,俊九胡不遣之归也。夫春生既欲得妇,必不窃银。倘若远逃,焉敢再返?况伊父母恩重,兄弟伦笃,夫妇爱 深,肯为不义事而参商其骨肉乎!固知执召帖者,不若婚约为可凭﹔讼叛诬者,不若生离者之切也。合行究妇偿工。勿使觖望。」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加拿大28_加拿大28官网-信誉无忧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
台湾宾果彩票 5分快3 3分快3 大发pk十 澳门5分快3 五分飞艇 3分时时彩官方网 5分时时彩官方网 5分pk10 3分pk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