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拿大28

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古典文学网 > 元明清文学 > 廉明奇判公案

上卷 盗贼类

廉明奇判公案 | 作者:余象斗 

董巡城捉盗御宝

弘治五年七月十五夜,有强盗四五十人,攻入甲字库,杀死守库官吏二十余人,劫去金银宝贝不计其数,次日,方会兵部。一面差人盘诘各门出城人民,一面奏知朝廷。十八日圣旨颁下,着兵部将京城官民人等,挨户搜,检有能捕得真赃正犯者,官则超升,民则重赏。时各官莫不着人四下缉拿,并不见踪影。有巡城正兵马董成者,自思曰:「京城大小人,各各互相搜捕,如此严急,那个巨贼敢藏许多金宝在?其心怀疑惧决矣。既不敢藏在,必思带出城外方稳。只门禁又严,彼焉能得出?此惟有假装棺板藏去,方可免得搜检。彼贼中岂无有此见识者乎!」即命手下人吩咐曰:「你等去守各门,但有挂孝送灵柩出城者,各要去跟究其埋葬所在,一一来报,不得隐瞒。」至晚各门来报,都有丧出城。盖京畿地广人稠,故生死之多如此。董巡城又吩咐曰:「今日安葬,再过三日必去祭,汝等再去潜窥密听,看某处孝子悲哀,某处不悲哀者,再来报。」至第三日,众手下依命去访,归来报曰:「各处孝子去祭,都涕泣悲伤。」内有韩在禀曰:「小的往北门郭外去看,那一伙孝子四人皆不悲哀,其祝墓言辞多不明白,更仆从六人,皆有戏耍喜悦之意。」董巡城曰:「更过四日是是七朝矣,可悬刀去二十八人,将此孝子并仆从一齐锁来,不得走脱一个。拿来即重赏你。」至第七日,手下依命,将此四个孝子六个仆从都拿到。董巡城先单取一孝子问曰:「你葬何人在郭外?」孝子曰:「葬老父。」董问其父生死年月,孝子答曰:「某年月生,某年月死。」董令收在一边。再取第二个问,所答又一样。又取第三四个问,所答各不同。乃亲押往郭外,命左右掘开其墓,取上棺木,撞开视之,则尽是御库中之金银宝贝也。董不胜欢喜,左右莫不服其神明,贼亦叩头受死。遂写文书申于兵部曰:

「巡城兵马司董,为捕盗事,奉圣旨:『着兵部将京城官民人,挨户搜检。捕拿强劫御库真赃正犯。钦此,钦遵。本职日夜缉访,拿得强盗正犯张▉、李辅等贼首十人,搜出所劫御库金宝真赃,取供明白。缘系强盗重情,未敢擅便发落,理合申详题奏请旨,以候处决。须至申者。」

兵部即题本奏:

加拿大28「上奉圣旨:『张▉等劫库重情,枭首示众。董成捕赋有能,超升二级,该部知道』。」

当日各官惟知严捕盗贼,那能勾得。惟董成以心料贼之情,知其势必假装棺柩,方可藏金宝出城外。因命左右从此体访,果不出其所料,能拿宝玉而归之朝廷,其功不小,其明真过人矣。在大传曰:「作易者其知盗乎?」董公有焉。

蒋兵马捉盗骡贼

蒋审为南京兵马司。一日早晨,乘轿出参官。路遇一后生,似承差装束,乘一匹骡,振策而驰,势若奉紧急公差之意。及近蒋兵马轿前,勒骡从旁而行,却有逊避之状。过步后,复长驱前进。蒋公思曰:「此人乘骡疾走,若奉公差。然详彼举动,又似避加拿大28。倘果系走差的人,何须如此挨青而过,意者其盗乎?」命手下滕霄曰:「去拿那乘骡后生来。」滕霄赶去拿到。蒋公问曰:「你乘骡何去?」其后生曰:「小的奉巡爷差,有紧急公事。老爷缘何阻加拿大28路程,恐有违限期,责及小的。」蒋公曰:「你奉巡爷差,公文何在?」其后生曰:「正是机密事,亲承口嘱,故要速去。老爷休要缠阻加拿大28。」蒋公曰:「你在何处盗骡来?怎得诈称公差,这等胆大。」其后生高声抗言曰:「老爷这等说话,愿同往巡爷处说个明白,为老爷献功。」蒋公见其人言辞朗烈,全无惧色,似乎拿错。然终疑其行路躲闪之情,不觉辩驳挨缠一饭之顷。后有一人走来,汗流气急,远远望见其骡,即言曰:「那骡是加拿大28的,其盗骡贼在那里?去前行路人可代加拿大28拿住,加拿大28有谢你。」蒋公闻得,心中暗喜,已有察奸之神。其后生始惊得仓皇无措。及追者近前,犹未知贼已被捉,只疑贼已逃了。遂向前去牵骡。蒋公曰:「你骡在何处失,休要冒认,其盗骡者即是此人,已拿在此,可都在衙去审问。」遂将二人并骡带进衙。失骡者曰:「小的是方应举,住城中后街头。今早牵骡在门首整鞍讫,将出城去取账,复入寻银批停。待稍久,及再出门,骡已被偷,一路跟问,幸得老爷拿了此贼,真神阎罗之见,方能如此发奸摘伏。」盗骡者曰:「小的是万正富,近城中东门,恰才路上遇老爷,更过去一望之地即小的之加拿大28。今被所捉,贼情难隐,望看公子分上,超生积德。」蒋公命方应举具领状来,领出骡去。再责万正富曰:「你才说愿解巡爷处献功,今解去有功否?」正富只磕头求赦。蒋公以其初犯,拟杖八十发去,仍为诗劝之改过云。诗曰:

人生活计几多般,负贩形劳心却安。穿壁逾墙乃祸薮,探囊祛箧有危端。欲徼梁上称君子,难免庭中对法官。知命不如安本分,临危幸免悔将难。

汪太府捕剪镣贼

陕西平凉府有一术士,在府前看相,风鉴极高。人群聚围看时,卖缎客毕茂袖中,以帕裹银十余两,亦杂在人丛中看。被一光棍手托其银,从袖口出下坠于地。茂即知之,俯首下检,其光棍来与争。茂曰:「此银加拿大28袖中坠下的,与你无干。」光棍曰:「此银不知何人所坠,加拿大28先见,要检,你安得冒认?今不如与这众人大分一半,加拿大28与你共分一半,有何不可。」众人见光棍说均分与他,都帮助之曰:「此说有理,银明是检得的,大都有分。」毕茂那里肯,相扭入汪澄知府堂上去。光棍曰:「小的名罗钦,在府前看术士相人,不知谁丢银一包在地,小的先检得,他妄来与加拿大28争。」毕茂曰:「小的正在看相。袖中银包坠下,遂自检取,彼要与加拿大28分。看罗钦言谈,似江湖光棍,或银被他剪镣,因致坠下,不然加拿大28两手拱住,银何以坠? 」罗钦曰:「剪镣必割破手袖,看他衣袖破否?况加拿大28同人进贵在此卖锡,颇有钱本,现在南街李店住,怎是光棍?」汪太府亦会相,见罗钦手骨不是财主。立命公差往南街,拿其加拿大28人并帐目来。进贵见曰:「小的同罗主人在此卖锡,其帐目在此。倘与人争帐,系主人事,非干加拿大28也。」汪太府取帐上看,果记有卖锡,帐明白,乃不疑之。因问毕茂曰:「银既是你的,你曾记得多少两数?」毕茂曰:「此散银,身上用的,忘记数目了。」汪太府又命手下去府前混拿二个看相人来,问之曰:「这二人争银还是那个的?」二人同指罗钦身上去曰:「此人先见。」再指毕茂曰:「此人先检得。 」汪太府曰:「罗钦先见,还口说出否?」二人曰:「正是罗钦说那袖有个身包,毕茂便先检起来。见是银,因此两人相争。」汪太府曰:「毕茂,你既不知银数多少,此必他人所失,理合与罗钦均分。」遂当堂分开,各得八两零而去。汪太府命门子俞基曰:「你密跟此两人去,看他如何说。」俞基回报曰:「毕茂回店埋怨老爷,又称被那光棍骗。罗钦出去,那两个干证索他分银,跟在店去,不知后来何如。」汪太府又命一青年外郎任温曰:「你与俞基各去换假银伍两,又兼好银几分,故露与罗钦见。然后往人闹处站,必有人来剪镣,可拿将来,加拿大28自赏你。」任温与俞基并行至南街,却遇罗钦来,任温故将银包解开买樱桃。俞基又解开银曰:「加拿大28还银买,请你。」二人相争,还将樱桃食讫,径往东岳庙去看戏。俞基终是小士,袖中银不知何时剪去,全然不知。任温眼虽看戏,心只顾在银上,要拿剪镣贼。少顷,身旁众人挤挨其身,背后一人以手托任温手袖,其银包从袖口中挨手而出。任温知见剪镣,伸手向后拿曰:「有贼在此。」其两旁二人益挨进。任温转身不得,那背后人即走了。任温扯住两旁二人曰:「太府命加拿大28在此拿贼,今贼已走,托你二位同加拿大28去回复。」其二人曰:「你叫有贼,加拿大28正翻身要拿,奈人挤住,拿不得。今贼已走,要加拿大28去见太府何干?」任温曰:「非有他故,只要你做干证,见得非加拿大28不拿,只人丛中拿不得也。」地方见是外郎、门子,遂来助他,将二人送到太府前。俞基禀曰:「小人袖又未破,其银不知何时盗失,全不知得。」任温曰:「小的在东岳庙看戏,一心只照管袖中银。果有贼从背后伸手来探,其银包已托出袖口。加拿大28转身拿贼,被这两人从旁挨紧,致拿不得。此必是贼党也。」太府问二人姓名,一曰:「加拿大28是张善。」一曰:「加拿大28是李良。」太府曰:「你何故卖放此贼?今要你二人代罪。」张善曰:「看戏相挨者多,谁知他被剪镣,反归罪于加拿大28,岂不以羊代牛、指鹿为马乎?望仁天详究,免加拿大28等无妄之灾。」太府曰:「看你二人姓张、姓李,名善、名良,便是盗贼假姓名矣。外郎拿你,岂不的当。」各打三十,拟徒二年,命手下立押去摆站。私以帖与驿丞曰:「李良、张善二犯到,可多索他拜见。其所得之银即差人送上。此嘱。」丘驿丞得此贴,及李良、张善解到,即大排刑具惊吓之曰:「驿中事体你也晓得,上司来往费用烦多。你若知事,免加拿大28拷打。过了几日,饶你讨保回去,只等上司来要、来听点,余外不与计较。若无意思,今日各要打四十见风棒。」张善、李良曰:「小的被贼连累,代他受罪,这法度加拿大28已晓得。今日解到辛苦,乞饶蚁命。」明日受罪出来,即托驿书手,将银四两献上,叫三日外即要放他回去。驿丞即将这银四两,亲送到府。汪太府命俞基来认之。基曰:「此假银即加拿大28当日在庙中被贼剪去的。」汪太府发丘驿丞回。即以牌去提张善、李良到,问之曰:「前日剪镣任温银的贼,可报名来,便免你罪。」张善曰:「小的若知,早已说出,岂肯以皮肉代他受苦。」汪太府曰:「任温银未被剪去,此亦罢。更俞基银伍两零被他剪去,衙门人银岂肯罢休。你报这贼来也罢。」李良曰:「小的又非贼总甲,怎知哪个贼得俞基银?」汪太府曰:「银加拿大28已搜得了,只要得个贼名。」李良曰:「既搜得银,即捕得贼,岂有贼是一人,做银又另是一人得乎?」汪太府以四两假银掷下曰:「此银是你二人献与丘驿丞者,今早献来,俞基认是他的。则你二人是贼已的,更放走剪任温银那贼,可都报来。」李良、张善见真赃露出,只得从实供出曰:

「小的做剪镣贼者有二十余人,共是一伙。昨放走者是林泰,更前日罗钦亦是。这回祸端是他身上起,其余诸人未犯法,小的赋有禁议,至 死也不相扳。」

再拘林泰、罗钦进贵到,追罗钦银八两,与毕茂领去讫。将三贼各拟徒二年,的排此五人为贼总甲。凡被剪镣者,都着此五人跟寻。由是一府肃清,剪镣者无所容其奸。皆由汪太府肯用心缉捕,故能搜隐摘伏,黎民蒙恩。曾谓「为官而可不留心民瘼乎!」

金府尊批告强盗

贵溪县包明等连佥,

「状告为急救民害事:贼风四起,乡境不宁。暴恶吴桧,罪浮盗跖,恶过桓。自号安东金贵划平王。挟党余弁,诨名大张飞、金辽小霸王,陈见八大金刚,及牙瓜武壮、杨感等,群雄乌合,劫杀百姓,券掳财物,氵㸒秽妇女,烧毁房室,被害数十,哀彻心髓。男女闻风,惊碎心胆。乡村未晚闭户,小儿不敢夜啼。切恐猛虎不除,人羊无睡。劲鹰弗灭,鸠雀明怜。乞台法剿安民。上告。」

金府尊批:

「养鸡者不畜狸,养兽者不畜豺。今吴桧等群雄乌合,流毒一方,是梗路之荆榛,啮民之狼虎者,尚可谓鼠窃狗偷,而漫焉不足畏乎!仰县速行缉捕,毋使履霜坚冰至,而荧荧不遏,以成炎炎之势云。」

邓侯审强盗

加拿大28南陵县安谔,

「状告为劫贼惨杀事:处僻隅,二月十八夜 强盗二十余人,搽红抹黑,明火烛天,手操锋锷,冲开四围门壁,蜂拥入室。老幼男妇,如鼠见猫。神魂离壳。男被杀伤,性命几死。金银钗环衣服,卷掳一空。止有旧衣、旧裳,又付祝融一焰。观者流涕,闻者心酸。恳天法剿安民。上告。」

邓侯审云:

加拿大28「吴桧恶为贼魁,三犯不悛。乌合伙党,明火劫掠,既卷其财,又伤人命。据此凶恶,殆猛兽中之穷奇,蛰虫中之虺也。赃证俱真,合拟大辟。余党再获究。」

齐侯判窃盗

加拿大28舒城县赵同,

「状告为剪贼安民事:贼风四起,乡境不宁。无借棍徒,蔑视王法,彻夜害人。糍中裹药,毒死守加拿大28犬。欺人鼾睡,恣意妾偷。房门封锁,胜如将军斩关﹔栏圈猪牛,恰似无常取命。器物服饰,搜卷一空。梦醒惊起,木石断路。抛砖打石,竟不可搪。哀恳缉访,民始安生。上告。」

齐县主准状。差捕盗徐玄、萧范,四下缉拿。时有仇害池辅者,嗾公差拥入池搜赃,不由辨说,强将池辅锁送到官。辅因诉曰:

「状诉为昼罹黑冤事:奉公守法,秋毫无犯。情因赵同被盗,具状告台,蒙行缉访。不知何人泼祸,唆差妾捉。且盗贼重情,真膺难瞒。邻里贫室,悬磬何有。真赃细查、细审,泾渭自别。号天活命。上诉。」

齐侯审云:

「赵同被盗,缉访得池辅。细鞠据诉,详询党里,咸谓清白。况无真赃可指,此或狡兔爰爰,雉罗中之意也。释此无辜,再行访捉。」

王侯判打抢

加拿大28彭泽县朱玉六,

「状告为劫抢事:身外买布回归,路经松坞,傍晚时分,突遇凶徒三人,手执锋刃,齐喝一声,拦路截杀。当头抢货,似虎衔羊。贴肉脱衣,如笋剥壳。捆缚手足,遍身痛加捶楚。冤蔽无奈,匍匐叩台。乞行亲剿。上告。」

王县尹着地方里保等挨户严查,人人互相觉察。数日后,有蓦见左具等分赃者,密告于县,即差人搜出真赃,将左具等解到。王侯审云:

「朱玉六以布客孤行僻坞,被盗抢劫,情实可矜。党里知风,指系左具、陆良、余宿合伙肆害。领差捕捉,搜觅真赃。此固天网不漏,亦诸罪贯盈也。途有荆棘,理合芟刈,第抢财未至杀人,律当从减。姑各拟徒三年,原赃给还失主。」

尤理刑判窃盗

太平府吴亨,

「状告为缉盗安民事:于顺等素不守分,偷窃为生。三五成群,夜聚晓散。毒流远近,畏恶无何。怪诫成仇,纠党将民东田杉木盗砍,运归获赃,投邻可证。贼徒猖撅,鸡犬弗宁。日受害,不独身加拿大28怨,实腾众口。乞恩缉捕,以安民生。上告。」

于顺去诉曰:

加拿大28「状诉为栽脏黑陷事:万金土豪吴亨,争娶血仇,无由报害。自砍杉木,黑夜抬赃,私浸门口池内。次早,口称被盗,飘赖无辜。投邻搜赃入池,直取捏诬。呈县粪金,贿邻黑证。切身既无修造,何用偷木。就使盗偷 ,亦不浸赃池内。洞察奸伪,情弊显然。乞恩详情超豁,哀哀上诉。」

尤理刑审云:

「吴亨与于顺争娶,宿仇累岁。秦越自砍杉木,私浸于顺池中,图赖报复。此操心什劳,为计最拙也。里邻实指,盖但知于池有赃,而未知所以然之赃耳。顺系无辜,亨合反坐。其干证堕亨术中,姑免究。」

丁侯判强盗

泾县高贤,

「状告为明火劫掳事:初五夜更深,强徒一党,约有三十余人,各执锋械,劈破大门,杀伤男妇三命。穿房绕户,扫掳财,四鼓方散。当投里邻核明。乞严捕剿党安民。黏单上告。」

丁侯准状。缉访时,南村有六人在店饮酒,内有姜核乃惯盗也。公差突入锁拿。其五人皆有口贩行李,偶尔同店耳。高贤同在,细搜并无伊赃物,乃放之去。惟姜核插有金簪,及包裹内镯钿,皆贤物。遂拿到官。丁侯审云:

「姜核罪浮盗跖,恶过桓,府县案盖叠鱼鳞矣。今又统凶三十余人劫掠高贤,杀伤三命,是以蝼蚁等生灵,鸿毛比律法者也。赃既不诬,速就大辟。但余党未除,祸根不拔。仰捕兵严访,庶不使荆棘蔓延耳。」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加拿大28_加拿大28官网-信誉无忧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
台湾宾果彩票 5分快3 3分快3 大发pk十 澳门5分快3 五分飞艇 3分时时彩官方网 5分时时彩官方网 5分pk10 3分pk10